每年 9 月的第三個星期六是世界骨髓捐贈者日,捐髓者易先生非常有心,在志工早會上分享時很認真的打了講稿。

「我何其有幸在這個特別的日子前夕,成為骨髓捐贈者的一部分。從最早 10cc 血液的付出,到捐贈結束,這一路走來,我真誠的感謝各位,將大愛的心化作搶救生命具體的行動。」

很多人在第一次捐血加入骨髓資料庫後,都等了很多年,幾乎快遺忘時,突然配對成功的通知從天而降。

一個慈大第 11 屆畢業生,現在已經是台北一間大醫院的麻醉醫師,他說,當父親接到骨髓配對成功的電話轉告他時,「當下非常震驚,以為他跟我開玩笑,這個機率非常低。」

他是在讀大學時跟著班上同學一起加入骨髓庫,13 年後真的用上了!

在短短五個多小時的捐贈過程中,志工和他慈大的學長都在旁陪伴,「請求各位幫我一起為這個受贈者祈福,讓我這一袋幹細胞可以讓他重獲新生。」

住桃園的汪先生也是 18 年後接到通知,第一時間當然很驚訝,「我是在 2000 年簽了骨髓捐贈同意書,竟然配對到,從通知我到昨天做完,不過一個月的時間。」

講起和慈濟的因緣,汪先生有一段刻骨的記憶,「早在十多年前,我帶著爸爸媽媽到夏威夷玩,很不幸的,媽媽在第二天溺水,當地的導遊直接通知當地的慈濟人,沒想到慈濟在夏威夷的會長親自來幫助我,雖然媽媽三天後離開了,可是慈濟的師姊陪我處理媽媽的事,甚至後續還有些醫藥費,她都幫我完成圓滿。

那時候我發現,有這樣一個慈濟,大家都無私的奉獻自己。我想這個社會上如果每個人都能奉獻自己的小愛,就可以成就一個完美的大愛。」

另外一位捐贈者,來自台中的周先生說:「你們說我做這個有意義的事情是大愛,我並不覺得,我覺得真的大愛是慈濟各位,雖然每個個體渺小,但你們正在做非常偉大的事,真的很謝謝你們。」

十幾年前他也是學生,慈濟進校園宣導捐髓活動,當下滿腔熱血,捲起袖子就加入,「非常幸運的,畢業兩年後馬上接到通知,『周先生,現在有一位需要你的捐贈,不知道你願不願意?』我當然說,義不容辭,願意願意,非常願意!結果後來配對沒有完全符合,所以就沒有如願。那次我非常失望。」

原來有這麼一段曲折。七年前,第二次通知,「那時我到了適婚年齡,接到通知:『周先生,配對成功了。』當下我非常開心,因為我以為有人介紹對象給我,配對成功了,就問,住哪邊?住哪邊?女生是做什麼的?」

周先生真的很風趣,把骨髓配對當紅娘配對。

不過實在太幸運了,過程雖然一波三折,周先生「中獎」機率卻真的很高,最近又被第三次通知,他形容:「師姑打電話來,『周先生,恭喜你,又配對到了。』我心裡想說,不好意思我已經結婚,不用再幫我介紹了。」全場大笑。

「我是要跟大家講,從我一個人,到後來我有一個家庭,如果要進行骨髓捐贈已經不是一個人的決定,跟太太討論再三,她還是滿尊重我的決定。」

德(耒曼)師父肯定,「每一次的捐髓都是萬分之一的因緣,相當不容易,救的不只是這一個人,其實是救他整個家庭。」

20180920/0913/0915/0916
撰文:福意
記錄:曾美雪、吳碧華、陳香如、江惠君
美術:陳建霖

◎更多內容,歡迎您點入→志工早會專頁閱讀。


請加入 LINE@ 慧命資糧天天送到家!
 https://goo.gl/pXioD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