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父母和子女,是彼此贈與的最佳禮物。」德國教育學家維斯冠的這句話,最能貼切表達出廖先生對家人的愛,他前一天才捐髓,第二天就上台分享,他說心情比扎針還緊張。

「其實我很榮幸,可以跟大家分享捐髓心得。一開始是抱著回饋的心情,因為我的小孩是一對雙胞胎早產兒,只有七個月就出生了,體重非常輕,一路有很多貴人幫助,現在他們 14 歲,順利的成長。

我母親之前因為頸椎問題,神經受到壓迫,手腳非常麻,找了很多醫生,最後在花蓮慈濟醫院接受了大體捐贈者的骨骼,術後情況非常好。」

愛的路上有這麼多人護持,廖先生一家人很想回報,「之前回饋的方式就是捐錢,加入慈濟捐功德款,或其他方面捐錢。」

四年前,一個朋友因為急性白血病過世了,就是這次因緣,他接觸到骨捐這件事,瞭解它的意義,於是三年前參加建檔活動。

「很幸運的,短時間內,老天就幫我牽起這一袋因緣,讓我可以去幫助一個有緣人,我還跟師姊開玩笑說,我花六個小時榨出一袋 200cc西瓜汁,這西瓜汁希望幫助他,讓他重生,也希望他重生後也去回饋社會。」

廖先生也以自身經驗「報真導正」:「我知道現在社會上有少數人一直在攻擊慈濟,骨髓捐贈是非常吃力不討好的事,是衛福部委託慈濟辦的,卻因為要收一些錢,讓有心人藉機攻擊。因為有證嚴法師的堅持,才讓我有機會完成這個福報。」

受人點滴湧泉以報,對住桃園的蕭小姐來說,捐髓也正基於一份報恩的心。

蕭媽媽因為罹患大腸癌,前陣子一直住在醫院。在照顧媽媽期間,不管是什麼藥物,或可以買到的東西,只要能換得媽媽一點點健康,她都希望能換。

「三月,媽媽還是過世了,其實滿傷痛的。但是媽媽給我的愛,我覺得很偉大,也希望像媽媽一樣得到癌症的人,可以得到治療。所以志工找到我,說配對成功的時候,我是滿願意的,就是希望生病的人都能得到移植。」

平凡的蕭小姐原本覺得,自己不會對其他人有所貢獻,但從勸髓、捐髓一路走來,受到很多照顧,「像走在路上,有時候吃個麥當勞,外面下著大雨,還是看到勸髓的志工很勤勞的在街上宣導,這讓我非常感動。」

由感動而行動,由對媽媽的愛推及給他人大愛,蕭小姐也做了不平凡的事。

遠從屏東來到花蓮的許先生,在 17 歲時就已經簽下了骨髓捐贈和器官捐贈同意書。23 歲剛退伍,他第一次被通知配對成功,可是第二次進行比對時,卻不合適,因此一隔十幾年,現在 36 歲了,終於配對成功能幫上忙了。

「年輕的時候想說,不知道我有什麼能力可以去幫人家,剛好藉由這個機會,就把它捐出來。」

在過程中他發現,每個志工每次在找捐贈者,每天都不辭辛勞,許先生滿心抱歉,因為他有時工作忙不在家,讓志工在家門口耐心等著。

許先生也很阿莎力,他說從屏東來一趟花蓮不容易,坐火車要坐很久,而且平常有工作,然後很可愛的說:「假如有機會,可以抽多少就儘量抽去吧,因為畢竟我還年輕,然後沒那麼多時間來來回回,所以我想說,要不然多抽一點。可是問完的時候,醫生說,他們比較想要新鮮的。」

台下聆聽的人大笑,這個許先生真的太實在啦!當然,受者與師父和所有的人都很感恩捐髓者的愛。師父叮嚀大家要把自己的身體顧好,不管幾年後,如果可以捐的時候,就要挺身而出。

20180418/20180420
撰文:邱蘭嵐、福意
紀錄:曾美雪、吳碧華
美術:蔡麗瑜

◎更多內容,歡迎您點入→志工早會專頁閱讀。